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 正文阅读

日租房玩得嗨但邻居们很烦(图)

发表日期:2021-09-21 20:47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每月4000块钱租来,每天1380块钱租出去,一套房子每月纯赚两三万……8月6日,记者走访了解到,旅游旺季期间,有些人一口气租下高档小区20多套房子,变身“二房东”,做日租房生意。记者实地走访发现 ,在崂山区海边的不少高档小区里,空置的房子被二房东按年租来,再按日租出去。崂山迪生山庄的业主反映:小区里的日租房扰民,经常住进不明身份的人 ,这些租客不登记信息,给居民生活带来隐患。

  青岛旅游旺季“一房难求”火了日租房,有的日租房日租金上千元。有些日租房开在高档小区里,让小区的居民不胜其扰。8月6日,家住崂山区松岭路海信迪生山庄的一位业主向记者诉苦:“我们小区至少20多套房子都成了日租房,这个夏天就看见我家楼上天天换租客,还有一群人晚上通宵开派对,我们真受不了。”

  海信迪生山庄是石老人海水浴场附近一个新交付的高档小区,当时买房时均价每平方米2万元左右,并且小区里都是大户型,一套房子少说也要二三百万元,能在小区里入住的基本上都是中产阶级。按说买这里的房子住得应该相当舒适,可业主孙先生却苦恼不堪,他向记者介绍:“我是今年年初入住,可住进来不久就发现单元楼里每天进进出出一些陌生面孔,有一次在小区门口碰到了一群戴着面具、化妆的大学生,有20多个人,仔细询问才知道他们在我们小区里找了日租房办派对,晚上入住,通宵开派对,第二天中午12点前退房。”

  从那之后,孙先生特别留意了下自己单元楼里的住客,从四五月份以来,楼上没有入住的房子里每天都会有陌生人,最近的入住率更频繁。孙先生联合小区的其他业主去找物业商量对策,大家一起投诉才知道,这样的日租房至少有20套,都是一些尚未入住的业主长期租出去,被租客改成了日租房出租谋利。

  “噪音是一方面,一套房少则住四五人多则住十多个人,有时候通宵开派对噪音很吵。其次,还有一些社会问题,入住酒店旅馆都需要登记并且公安联网备案,可开在我们居民区里的日租房不可能跟公安联网。每天入住的人鱼龙混杂,家里有老人和孩子都不敢让他们随便出门。”业主孙先生联合其他业主跟物业投诉,可物业工作人员最多只能联系下房主反映情况,对于租客的入住行为他们也无法过多干涉。

  “以前小孩自己在电梯口等电梯下楼,现在我们都不放心,也不敢让孩子独自坐电梯下楼。毕竟,小区里陌生人多了,我们徒增了很多担心,为了防范万一,我们只能自己谨慎些。”孙先生还担心:“这些租客用电用气用火,万一出了什么问题,也需要我们同一座楼的其他业主共同承担。”

  孙先生和其他业主当时掏大价钱买了海边的封闭小区,现在小区里住进了这么多陌生人,还每天更换,让小区的封闭状态形同虚设。孙先生和其他业主很纳闷:“如果是真正的家庭旅馆,开在小区里是不是需要征得物业和其他部门的申请?但我们了解到,这些日租房并没有营业执照,也缺乏监管。万一出了问题,到时候我们怎么办?”

  孙先生从租客口中了解到,他们都是通过一家短租网了解到小区的日租房信息,入住交押金都是通过网上操作。网上租房信息十分全,不仅有图文介绍,还有租客们的评价信息,他们看了上传的图片和介绍,觉得不错这才联系入住。

  8月6日,记者按照这家短租网站上提供的租房信息,以租客的身份来到了崂山区松岭路海信迪生山庄,“房东”带记者来到该山庄的一套130平方米的房子里。记者进门前,刚走了一拨四五个人的租客。“房东”介绍,现在是日租房最火的季节,有些比较热门的房子要提前至少一周预订。

  记者发现,这是一处套三的房子 ,每间卧室里有一张双人床,能住六个人左右。除了三间卧室,还有厨房 、卫生间、客厅等,客厅里有数字电视和餐桌,卫生间配有洗衣机,厨房的厨具也很齐全,而且房间里有无线网络,站在南侧的两个卧室里,可以看见大海和沙滩。

  “房东”介绍,他并不是真正的房主,房子是他从房主那里租过来的,合同上签了八年的租借期,去年刚把这里装修好,130平方米的房子装修费约27万,他从事这个租房行业已经三四年了,这个小区里共有20多套这样的房子,目前主要由他和家人经营。现在正值旅游旺季,生意红火,他的三个亲戚也过来帮他们的忙。记者发现,他手头的房子面积在130多平方米到150多平方米左右,每天的租金是1380元,需要在入住前将钱交齐。

  “来我们这儿住的都是‘土豪’,北京人居多,上次从北京来了一家人在我这里住了半个月,领你们看的这房子昨天还住着人,今早上刚走,他们都不差钱。”“房东”称,要是住过来的人实在太多的话,可以到这个小区的另一栋楼看看,那边的房子是153平米,稍微宽敞一点。“我们不愿租给学生,一是对房子的破坏程度大,而且老惹来居民投诉,去年我被投诉了无数次,为此物业还叫来了110过来处理。”

  记者询问是否要签租住合同,“房东”的回答是肯定的,并拿出了一张未填写的合同,但合同上并没有标注租房者的信息,只是简单的一张“甲方、乙方”合同,上面除了写有租金外,还重点标明如有东西损坏,要求客人按原价赔偿。“我们是日租房 ,租金一天1380元,需要先交订金 ,再交房租,还要交一千块钱的押金。”记者问能否三天后过来居住前再把钱交上,“房东”回复说,提前说了也没用,他只管谁先交钱谁先住。

  在“房东”做登记的时候,记者发现,他只是把姓名和身份证号写在合同上,照片什么的都不需要。记者询问:“是否需要将信息录入电脑?”“房东”直接摆手说:“不用,只写上做个登记就行。”看身份证和签合同只是走个过场。“咱们不用那么死,非要按照合同写得来,怎么合适怎么来。”“房东”说。

  记者从房产中介了解到,海信迪生的房源租金不低,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租金在3800块/月到4000元/月不等,而“房东”以每天1380块的房子租出去,三天内就能把一个月的房租挣回来,刨除水电气成本,记者简单估算了下,一个月盈利在2万到3万左右。青岛旅游旺季从5月份开始一直持续到10月份,“房东”仅靠这一套房,就能赚10万到15万左右。

  这种日租房是否有人监管,记者咨询旅游局相关部门了解到,目前这种日租房处于无人监管状态,即便接到投诉查处和取证也有一定难度。因为他们开在小区里,一旦上门查处,租客和房东谎称是亲戚,监管部门也无法查处。即便租客跟房东签订了合同,目前也不具备法律效力,双方只是约定了权利义务。小区居民如果发现日租房扰民,也只能通过物业协调或者报警寻求帮助。

  同时,因为租房客的流动性强、人员较混杂,卫生条件根本不能得到很好的保证。此外,租客不用登记身份证信息,或者即便登记了信息也无法联网,成为很多犯罪分子的首选居住地 ,也给短租房不规范带来隐患。華夏時代旗下藝人、湖南衛視主持人錢楓被舉澳门论坛免费资料的首页